首页长沙夜总会招聘查看内容

男生第一次去夜店,应该注意什么?

摘要:  男生第一次去夜店,应该注意什么?长沙夜总会第一:不要在酒吧里打人,酒吧保安不是吃素的。第二:假如在酒吧被人打,千万别着急出酒吧,这个时候酒吧里才是最安全的。因为出了酒吧,酒吧保安是不会管你死活的。我是 ...

知乎高赞:男生第一次去夜店,应该注意什么?

作者:真实职业故事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第一:不要在酒吧里打人,酒吧保安不是吃素的。

第二:假如在酒吧被人打,千万别着急出酒吧,这个时候酒吧里才是最安全的。因为出了酒吧,酒吧保安是不会管你死活的。

我是一个酒吧保安。

日常工作就是维护酒吧的秩序,在歌手唱歌期间让他们免受热情的客人干扰,继续演唱;也会帮客人开酒拿杯,在保安与服务员两个职业之间交替。

虽然领导没有明说,但我知道我的主要工作还是防止客人互相伤害,或者说让他们滚到外面去打,出了酒吧的门,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我学历不高,退伍这一年多里,进过厂、当过救生员、发过传单。

已经在出租屋窝了两个月,想着最基本你得养活自己。当时银行卡里还有一千多块,房租五百五加吃喝水电费,最多能撑过下一个月,当务之急是找一份能让自己缓过来的工作。

酒吧保安招聘适时出现在我眼前,退伍军人优先,月薪3000+,内部装修豪华,还有外国乐队驻场,加上我自己也比较喜欢唱歌,简直是为我量身打造!

我所在的这个酒吧,打架事件平均一个月发生五六起,警察是我们这里的常客,救护车也常来。

酒吧保安是这样的工作性质,闲的时候只需要在场内查看,当出现客人打架事件的时候,你要第一个冲上去制止。一句话“没事的时候闲,出事就是大事。

(1)平常

第一次碰上打架是在我入职第五天的时候,几个男客人朝着另一桌三女两男的客人扔啤酒瓶子。

我冲到了那里,拉住了一个正在拿酒瓶子砸的光头壮汉,他一米七五,我一米八,他壮,我比他更壮,两只手臂夹住了他咯吱窝下面,顺势把他往后拖。

这时同事也赶了过来,控制了场面,受伤的客人被带到大门。

我放开那个光头,但还跟在他身后以防他还会伤害其他人,他骂骂咧咧地走到他那桌的位置,对着同伴叫:“快走!”

一个女的问:“怎么回事?”

光头继续叫道:“让你走就走,出去再说!”

一桌五六个人包括打人的三个男的就出去了。

我赶忙跑去汇报经理:“客人打架了!”

经理拿着手机淡定地拍完了视频,看了我一眼没有回话,走去了前门。

我才意识到是我少见多怪了,后来知道在酒吧打架伤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还能算个事儿?

回到前门,看见那两位受伤的女客人,或者说是两个二十左右的女孩子,白嫩的额头上扎着几颗细小的玻璃渣子格外显眼;手臂也被划破出血了。旁边还有一个躺在椅子上面的男生头破血流,意识已经不清楚,用餐巾纸捂住了头部。

有一个女孩子哭得声音沙哑,朝我们队长喊:“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我们又没有做什么,你们不管的吗!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听她的语气还是不相信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是啊,不管的嘛,要打滚出去打,其他都不干我们的事儿。”我内心OS,但嘴上却什么都没说,递了几张纸巾给那位受伤的女孩,转身进了酒吧里面继续工作,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归我管了。

在酒精的作用下,加上震撼的电子音乐、摇晃的热舞、让人性奋的美女,凌晨两点因睡眠不足模糊的意识会做出很多出人意料的事情。所以,有些客人不是客人,是午夜出来的牛鬼蛇神。

(2)耳光

印象深刻是有一次我被扇耳光了。

那天一个带金项链、拿俩iPhone、一口浓烈方言的土豪,喝高了,非要拧开后门的消防栓洗手,大家评评这是不是很有病?

同事制止了他,他就态度强横盯着同事嚷嚷:“怎么了!怎么了!”

我在旁边说:“我可以带你去洗手间。”

老天作证,保安里面没有比我态度更好的了。他不领情,马上急了,喊:“你干什么!”

我说:“我没干什么,只是告诉你不能打开消防栓洗手。”

不知道是什么话得罪了他,他居然拿起iPhone X开始打电话叫人,操着我听不懂的方言。我以为他是开玩笑呢,也没在意。

出来了几个同事,我就和他们闲聊起来,那人还是一直盯着叫我等着!

后来时间到了,我刚想走进去换岗,被他楸了衣服,命令我坐在椅子上,我客气地说:“老板,有什么事。”

他说:“你等着我叫人来,我他妈让你坐下你就坐下!你别走!就坐在这里!”

我知道这痞子是来真的了,但依然态度平和:“老板!你坐,你坐。我哪也不去。”

他按电话的同时,还对着我们喊道:“打我啊!有种打死我啊!”完了,他这是摆明找茬。

期间身旁的几个同事也在劝着他,让他坐下有话好好说,但他不领情,非要叫人过来。

后来,过来了一个人,个子瘦小,但脾气暴躁,指着我说:“是你不让我兄弟走的?我告诉你!你敢这样!”

“要是你敢动我的兄弟,我就弄死你!”

之前他们用方言电话沟通,原来土豪把事实颠倒了个透,传到了他朋友的耳里就变成了“我们不让他走,还打了他”。

又过来了五六个人,我们通过对讲机也叫出了几个同事出来,十多号人,分两群人对峙着。

另一个人可能是个领头瞪着对说我:“就是你不让我兄弟走?”

我一直好声好气地解释:“我们真的没有碰你兄弟一根寒毛。不信可以带你去看摄像头,老板。”

土豪看到他们的人齐了,趁我和另一个人说话的空档冲过来扇了我一耳光,脸上一片火辣传来。

当时冲过去把他揍一顿怕是会发展成群架,红着脸,耳微鸣,当时我也就忍了。

接着他又转去扇了另一个同事,同事想过去还手,但被拉住了。

队长已经报了警,把几条警棍藏在了门后边备着。

后来,对方那个领头还算是个讲理的人,叫我先去躲一下。

耳光之后,我躲到停车场,零零散散几辆车。

我捂住了微红的脸,我要复仇,我要报仇。我看看附近有没有顶车的千斤顶,或者撬轮胎的铁棍,找来找去也没有找到,慢慢没了复仇欲望。

想想算了,又不是没有被打过,如果还手闹成了打群架,也不好收场。

半小时后,警察来过,他们已经走了。

我灰溜溜地回到酒吧打卡下班。

队长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

几个星期后,那个客人又来了,已经忘了这回事。

我们酒吧有条规定是——不能还手,如果还手对客人造成伤害,自己负责,辞职走人。

(3)去医院

一个客人喝醉酒后,头部摔到了台阶角,叫来救护车,经理安排我陪他去医院。

到了医院,护士推进急诊室,医生给他换掉已经红透了的纱布。流血的伤口发痒,喝醉的他会用手拨弄绷带,血又流了出来,作为临时监护人,我制止了他好几次。

他在旁边问:“我是不是要死了?”血还在流。

医生说:“尽快找到一个可以签字的人来,才能进行下一步检查。”

医生在场,我从他包里拿出他的手机,用他的拇指解锁了iPhone,一个一个拨打他通信录里的联系人。

他不是本地人,打了大约二十个左右电话,终于叫来一个大哥接管他。

通过他通信录知道他的职业是理发师。

知乎高赞:男生第一次去夜店,应该注意什么?

受伤的客人

在街上了买了个五块钱的烧饼填肚子,回到宿舍的时候天空已经发白。

和任何工作一样,有难熬的部分也有轻松的部分。

看外国的乐队表演,主唱是个身材高挑丰满的俄罗斯美女。自己会点英语,平时和这个乐队的关系不错。

当然也有需要防范的部分,主要是防止客人骚扰艺人,各种情况都会发生。

客人看到美女DJ想突然冲上去认识一下,勾肩搭背一下。这时,我出现了。

醉酒的客人想上去抢歌手的麦克风。这时,我又出现了。

某个小伙在节目表演的时候想站到舞台上显示一下存在感啊。这时,我把他拉了下来了。

你还得有一定的威慑作用的。

嗯,这是一份得罪人的工作。

宿舍和酒吧一样人流量大,有些是做了几天就走的,大多数是十八九岁的少年来这干服务员的工作。

我问他们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为什么早早不读书了呢?”

他们也回答不上来,模里模糊说“想到社会上拼一把”、“读不下书了”。

听他们说干服务员累,常常一站就是七八个小时。现在应该是理想被现实砍掉一半了,剩下来的另一半嘻嘻哈哈面对青春的躁动。

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背着背包就从县城来到这个城市。路费花光了,只想找个管吃管住的地方。

有个同事W,每个月26天在酒吧上班,休息的4天在酒吧喝酒,一次消费三四百,他喜欢玩以卡养卡。

宿舍也有两位长住客,一位七十岁老人他的工作是白天坐在酒吧里面看门,另一位是五十多岁清洁大叔,已经在这个酒吧工作七年,至今工资还是两千多。

我的同事们,凌晨下班之后去网吧玩吃鸡、lol,手机装满了各种游戏,喜欢斗地主,零食是槟榔加烟赛过神仙。上完网在街上买个煎饼回宿舍吃,接着睡觉,接着又到了晚上,洗个澡继续上班。

大家很少晒太阳,生活只剩下了酒吧网吧的交替。

这里本质上还是一个社交的场合,女人花枝招展,男人财大气粗,黑暗中闪动的灯光下各怀目的。

所有这一切都在刺激着客人要做点什么,做点什么.....不单单是喝闷酒。

第四个月,我的心已经按耐不住要辞职的冲动,如果再在这灯红酒绿待下去,会沉沦在环境中不可自拔。

会适应同事看抖音时发出的笑声,会适应那些不自然高隆的鼻梁,会适应那些油光粉脂的脸蛋、震耳欲聋的噪音还有主持人低俗的玩笑,适应这里的人、空气、环境。

上完最后一天夜班,离开黑白颠倒的生活,攒着那七八千块钱的工资,是时候该离开了。


知乎高赞:男生第一次去夜店,应该注意什么?

作者:李鹏程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哈哈,这位初来乍到的新同学,让夜店狂魔来告诉你答案。

穿什么都是不重要的,你要是觉得洒脱,不穿也是可以的。只要工作人员不拦你。可以适当喷一点销魂的香水,没有不要紧,到各大商场一层的男士奢侈品专柜去试喷:

“小姐,我想嗅一下这一款JOY-Jean Patou的中调。”

售货员拿出贴着非卖品的小瓶,对你胳肢窝来了两下,你闻了闻,说好了好了,够了够了,够用了。

紧张这种情绪千万别挂在脸上,要时刻保持微笑,瞅谁都笑——呵呵呵呵呵呵…是我呀妹子!眼熟不?我是你失散多年的表哥。但也别太过,笑过了就笑成了傻逼。其实任何事情做过了都可以做成傻逼的,你看这篇答案我写这么长,但我不是傻逼,这范围我还是可控的。所以你明白,我们只需要在我们的理论框架之内,做到最不傻逼就可以了。

要端一个高脚杯,盛满任何颜色都行的液体,可以冒泡,可以漂沫,可以浮冰,但要不溢。这里的重点不是液体,液体啥都行,可口可乐都行,光线那么浑浊,你喝尿也没人在意的。这里的重点是高脚杯,千万别拿扎啤杯,也别端啤酒瓶子,黑色的啤酒瓶子也不行。这可能是把第一次去的你从零点大排档坐马路牙子上吹牛逼的膀爷中区分开来的唯一特征。

你肯定不会蹦,你又不是孙猴子,生下来就能蹦,所以第一次你必定小心翼翼。可能站哪儿都别扭,那么到底该站哪儿呢?别琢磨了,站吧台吧,内场你是进不去的,进去也没意义,蹭啊蹭啊蹭,人家看你蹩脚的步子都不愿意理你,手从来没举到过肩膀,脑袋的摆幅不超过3厘米,唯一能看出“动”的器官是你的肚子,如果你肚子够大的话。原地晃啊晃,酒都晃洒了还在晃,姑娘说你碰着我了,然后一个侧身闪开了,站远了。剩你一脸苦笑:我特么是故意碰你的啊居然被你看成不故意的。

这可能就是你的首次夜店之旅,别往里去了,还是站吧台吧。坐那儿也行,向服务生要一个酒牌,随手翻一页,记住一个45元/CUP或者60元/CUP的酒名,什么蓝果夏威夷什么情人马提尼都行,看完后还给服务生,扭头,别盯着他的眼睛。此时他的眼睛里一定充满着殷切的询问:您想点什么?轩尼诗还是人头马?您想点什么?点什么?别看他眼睛,看舞场,十分钟后他知趣:你特么不点倒是说一声啊!!!

没事,甭理他,端着自己的脚杯,倚在吧台上,摇摇晃晃,纸醉金迷,等一个姑娘。

姑娘来了。(PS:姑娘早晚会来的,这个你不用担心,不过这时候你可能惊奇地发现夜场里的姑娘们都长一个模样,她们唯一的区别只是露的区域不同而已。准确地说,是没洗脸之前她们都长一个模样。当然,有同学指出洗完脸之后可能也长一个模样,因为美到极致和丑到极致都是可以用一张脸就能够概括的。嗯,但并不完全正确,因为洗完脸后你可能发现她们没长脸。)别紧张,沉住气,摇你手中的液体,看向她假到让你想伸手抠下来的眼睛,一般这个时候,她会扑闪着又长又假的眼睫毛等着你开口说话。如果不扑闪怎么办呢?那就看到她扑闪为止。

大家眼神一交流,就知道即将要有故事发生。姑娘侧目看着你,你们微笑,时间定格,迷幻的灯光下泛着别样的美好。你早已经忘记了身处的喧嚣,暧昧的空气传达着彼此的心意,那最后一层心灵的壁垒即将要被打破,你微张开嘴,你们之间只差一句话语。你说,你好。姑娘一脸茫然,皱起眉看着你。

哦,我忘了,夜场里四处都是振聋发聩的音效…你骂她你妈X她也听不见的。这里面所有的交流方式都是耳语,她把头发别到耳后,你送嘴过去,这时候一定要扬开胳肢窝,让撩人的香水味散发出来,她会跪在你的后调或者狐臭上的。但必须注意,嘴别送得太近,说话时别把唾液送出来,口水不适宜在第一次交流时黏在对方的脸上的。我就干过这样的傻事,因为那姑娘实在太香了,我真是忍不住流口水,姑娘擦了擦脸就气呼呼地走了。

嘴送过去,要说什么?无所谓的。她知道你要勾搭她,这烟花之地,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所以你随便说点什么。

“姑娘请你喝杯酒可以吗?”

“这里的马提尼很纯正的,是最接近我在法(四声)国留学时品尝过的品种,赏脸喝一杯?”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觉,原来姑娘你也睡不着啊!”

只要你的外型足够撩骚,一般的姑娘是不会拒绝你的。不骚也没关系,让姑娘感觉你骚就可以了,语言骚一点,发型骚一点,穿着骚一点,姿势骚一点,喷的香水再骚一点。让姑娘觉得你比她骚,你们就可以彼此骚下去了。如果姑娘拒绝你,那么她八成会走,你只需要等下一个觉得你骚的姑娘就可以了。一晚上,还骚不到一个么。

姑娘愿意陪你喝这杯酒,你就可以一个响指(响不响是不重要的,谁也听不见,但动作要出来):Waiter!两杯蓝果夏威夷。

你俩喝呀喝呀,耳语呀耳语呀,一会儿姑娘扑哧窃笑一个,一会你抿着嘴弯着眼睛摇了摇头一个,鬼知道你俩跟那儿叨逼叨叨逼叨什么。你需要做的就是一直让姑娘陪你喝下去,慢慢喝,给她点根烟,接着喝,但你可别喝醉了!有一次我趴在姑娘肩膀上张牙舞爪跟她说:大姐,咱俩今天就尽兴!这杯,你喝!你干了!你不喝?你是不是不当我是朋友?

那一晚你知道我有多惨么…

有的姑娘喜欢蹦,会邀你下场,那就下,不会蹦没关系,扶着她的腰扭自己的屁股总会吧?重点是扶着,别让别人抢了。身体别离对方太近,第一次嘛,顶到人家就不好了,总得忍着点,别让人感觉出你是个雏,下体如身体一般僵硬。别吃人豆腐,急,急,急你妹啊急。

有的姑娘喜欢摇色子,那就摇,输,那就输,会不会不要紧,重点是别闲着,像小刀一样,一点点剌她,把她精力耗空,只想搂着你回去睡觉为止。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她先把你耗空了。你说大姐我真不行了,我要回家睡觉了。那你就怂了。陪她聊到天亮,邀她到酒吧门口坐一坐,看东方鱼肚渐白,你见过三里屯凌晨四点钟的样子么,你累不累呀,想不想休息呀?

把她扶到出租车的后座,妥了。

你们在168里一顿云雨,起来时她花了妆,你以为我擦,你是哪冒出来的?这是双飞啊!其实都是一个人。你看她金黄色的瞳孔,你双手合十,忙点头罪过罪过,说昨晚没看清,不知道妹子是国外的,sorry,sorry。

她把你一脚从她身体上蹬飞,说滚特么犊子,老娘东北的。

怎么样?这样的第一次过瘾不?

其实我跟你撒了个谎,上面都是我编的。是我臆想出来的,希望发生在我身上的,但从来没发生在我身上的,情节。我只去过一次夜店,还是作为文字工作者的身份去的。(你知道我们这种职业,总要四处去体验一下生活的嘛!)我不是小报记者,我就是想体验,然后写下来,没准写到我的小说里,自己看着玩,上次从东莞回来以后(幸亏回来得早),我就被朋友拉去了一趟三里屯。

我这个朋友也没什么经验,但已足够在我面前伪装成一副浪里小白龙的操行。他领我去的那家MIX,门外里三层外三层围得都是漂亮妹子,说话聊天,咯咯讪笑,细腰,长腿,水灵,白净,喷香,带劲。我咽了一口口水,我说就这家吧。进去之后,我用我1.2的眼睛在微弱的光闪下四处寻摸,我几乎把每一个姑娘都前前后后看了个遍,发现质量都不怎么样啊!朋友告诉我,这你不懂了吧,外面那些漂亮姑娘都是找来的托儿,摆那儿,让你觉得里面的也好,骗你进来,其实里面都不咋地。

我看着他无语,朋友开了瓶芝华士,倒了满杯,说我去泡妞了,你跟我去?

我说我不去,这么丢范儿的事我不干,我特么可是新晋的青春偶像作家,你见过作家干这事的么?她们过来撩我还差不多。再说我语言那么不灵光,我该说什么开场白?被人撅了怎么办?你教教我我该说什么开场白?我该说什么?要不然我当场写篇文章把她们吧!你带笔记本了么?

朋友说去你妹的,他就走了。

我就自己搓那儿端个啤酒瓶子观察人性啊,我想看看你们这些夜店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都是怎样的心理,你们都怎么跟对方约,你们是怎么开口的?我站出口附近一垃圾桶旁边,站得溜直,垃圾桶那面一男一女跟那儿裹,女的背对我,男的搂着她的腰,头埋在女人的长发中,根本看不见脸,感觉胃酸都要互相吸出来了,两个人裹到情尽处,女的一条腿还不停向后蹬。她一蹬,垃圾桶向我这边窜一窜。她一蹬,垃圾桶向我这边窜一窜。

擦!我特么简直是一悲剧啊我!

不时有妹子吸完烟后来到我旁边的垃圾桶上搓烟头,我心理的潜台词是这样的:

妹子你看我一眼,我在看你呐!我在看你呐!你看我一眼,哎哎,别走啊妹子……

妹子你的这一截腰好软,软得我都硬了。

妹子快过来跟我借个火?跟我邀杯酒?

妹咂…妹咂…

所以你明白了,我其实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夜场外围狗。一晚上唯一有姑娘跟我说一回话是她把我当成服务生要点酒,我表示不是之后,她就消失在人群中了,唯一的机会也就这么错过了。看来那片舞池不曾属于我,也永远不会属于我。我在那儿观察了整整一晚,真的是观察,因为我别的什么也干不了。我看到许多姑娘并不跳舞也并不喝酒,甚至都不交谈,她们就在坐儿玩手机,一玩儿就是一宿,我想说是什么APP这么好玩,也给我传一个。也许她们是在等人搭讪,但那个人显然不是我。

我以前觉得夜店一定是个很黑暗的所在,果然我跟我的朋友在吧台上发现了一盒什么东西,朋友上去摆弄了两下,哗啦哗啦直响,我脸色都青了。这特么是摇头丸啊!我刚想拽住朋友逃之夭夭,他含嘴里了两颗。

我一头冷汗盯着他,他摇了摇头。

我一头冷汗盯着他,他摇了摇头。

他说,超凉薄荷的,你要不要来两粒?

我还注意到,有很多男生其实跟我一样,他们空洞的眼神,他们不敢说,或许也不想说,点一杯酒,有的都不点酒,就坐那儿静静地看,看姑娘们跳舞,一看就是一宿,也许是刚刚加完班顺路,也许是刚刚跟老婆吵了一架,更也许是给刚来女朋友的室友腾地儿。他们来干什么呢?反正我是不喜欢。我的衣服上全是烟味儿,熏得我脑袋疼。作为一个闻烟头疼喝酒过敏的人,注定一生放荡不羁恨烟酒。有男生跟我面前抽烟我都烦了更别提女的了,把我领到这种地方来真是作死啊!那姑娘一口大玉溪喷在我脖领子上真是大作死啊!

这特么就不是我姑娘,是我的我准把你塞回你娘肚子里重生。

如你们所愿,那一晚我和朋友都没有什么收获,天刚发亮的时候,我们顶着惺忪的睡眼回去了。整个过程我一直是耳鸣的,出租车司机跟我说的那些八卦我一个也没听进去。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种地方我还会来第二次么?万一我人变骚了怎么办?万一我人变骚了,可我的文章不骚了怎么办?要知道这种事我是容忍不了的,我的文章要和文章一样骚,但我的人不能和他一样骚。所以我一直保持了那一点点纯洁的雏性一直到了今天。

第二天的时候,我睡了整整一个白天。我想起了我大学时和同学在网吧通宵,那感觉都差不多,可能还要更不爽。但你知道一个白天我能做多少的事情?有好多的电影我要去看,有好多本书我还没读,英语单词我都少背了两天。我的小说还等着我去写,我的主人公曲小明已经很着急了,那一白天我一直梦到他不停跟我说你特么赶紧写啊,老子已经把到女总裁,就差开房了!

嗯…他还不知道他自己是个阳痿(我可是剧情反转小达人)。

但那一天我本人是真的萎了,整整一天的光景啊,我甚至都没给我妈打个电话,我都没在知乎上点一手赞,我还得答题呐!谁有那么多精力耗在这样事情上啊,我勾搭勾搭知乎上的妹子不好吗?你瞧,这就有人私信了。我看头像,哎哟,不错,聊两句吧,唠点骚磕吧,约不约呀?不行,这要被妹子截了图发布出去我岂不掉粉?赌一把妹子是个好人?她只是想跟你约而已。可你妹这赌博的成本太高啊!万一她吊着我不约而我一个劲你约不约你约不约我岂不是太没价?她勾搭爽了不玩了,我特么找谁去啊。她以后再说她是被鹏程哥勾搭过的人,我以后在知乎还混不混了。我看还是算了,不然我还是做个孤独的骚老头吧。你们说呢?

只是夜店这种地方,我再也不想去了。


知乎高赞:男生第一次去夜店,应该注意什么?

不要在掏保时捷钥匙款打火机的时候,顺便把公交卡带出来,很尴尬的。。。

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打赏作者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