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长沙KTV招聘查看内容

暗淡了的青春嗓音:KTV退潮后面是一代人的娱乐消费时代

摘要:  曾经的青春圣地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一个关于唱歌的特殊记忆,那时候大约是上小学二三年级吧,好像也是约莫过年的时节,那一年父亲种植赚了点小钱,过年的时候突然兴致一起,拉着大小一家子人一起去镇上的卡拉OK唱歌。对 ...

暗淡了的青春嗓音:KTV退潮后面是一代人的娱乐消费时代

曾经的青春圣地

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一个关于唱歌的特殊记忆,那时候大约是上小学二三年级吧,好像也是约莫过年的时节,那一年父亲种植赚了点小钱,过年的时候突然兴致一起,拉着大小一家子人一起去镇上的卡拉OK唱歌。对,那个时候歌厅还叫卡拉OK,是小时候非常新奇的玩意。小小年纪的我被父亲推着上台,我当时害怕中带着点好奇,居然完完整整地唱完了一首歌,歌的名字我还记得很清楚是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虽然长大以后至今五音不全,但是这段小小的经历居然让我小时候在学校风光了许久许久。

这就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娱乐生活的最原始记忆之一,歌厅卡拉OK成了一个独特的东西,是中国音乐传播非常载体中非常有意思的渠道,后来到了上高中的时候,所谓的卡拉OK就变成了现如今的KTV了,而在我上高中到大学的这段时间里,中国的量贩式KTV红火的程度不下于电影院,这是一个年轻人最爱聚集的地方,但凡过生日或者是亲朋好友聚会,KTV都是人们印象中非常理所当然的地点。三五好友,或生日,或小聚,总能有个由头;一曲欢尽,或嗓音嘶哑,或面红耳赤,方得曲中真意,这就是我们80后最喜欢的消遣方式!

刚毕业出社会那几年这种娱乐聚会尚且还有参加的次数,因为那个时候多半还和各自的同学们联系紧密,而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自己连生日都懒得记起,大家也都忙于工作和生活,闲暇时间少得可怜,因为多半的朋友都是朝九晚五的苦逼上班族,因此很快得这种形式上的聚会消遣渐渐得也就少了。

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快,恨不得一分钟拆开两半用,大马路上遇到朋友也不过一点头,淡漠的交际让我们都早已经忘记了当初在KTV里的欢畅时刻。如今我们80后也渐渐成为了社会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操心的都是家长里短和柴米油盐,早就没有了年轻时追着歌星学唱歌的激情。因此KTV也就成了一种单纯的怀念和记忆了,就和我之前写过的烧烤摊生活一样,也许这样的消遣活动越来越少正是我们步入平凡人生活的一种状态吧。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篇文章呢?这是因为在前面写夜市的那篇文章里有一位头条朋友评论给我说:连去KTV的时间都没有了!这突然让我想起来,对啊,原来我们不仅仅离夜市远了,就连KTV我们都不再常去了。

最近这几周我为了写这篇文章,逛遍了我曾经去过的这座城市里的KTV,无论是新开的还是老旧的,原来生意真得差了很多很多,来这里的人也多半都还是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居多。曾经人来人往,热闹无比的包厢,空调都冷得人发抖,歌曲词牌都许久未曾更新,原来在我们记忆里倒下的远远不止一个夜市,就连KTV也难复往昔了!

暗淡了的青春嗓音:KTV退潮后面是一代人的娱乐消费时代

新价值下被充实的娱乐消费多元

一、娱乐消费时代从单一走向多元

以前我们这代人喜欢唱歌,几乎每个人的成长记忆里总有一首老歌只属于你的独有,无论是BEYOND的热情,还是张信哲的缠绵,亦或者小虎队的青涩……

这些记忆里的歌声我们伴随着成长都深深得印在了我们无法磨灭的青春里,其实80一代是很怀旧的一代人,因为我们的生活里有太多衔接时代的东西,新旧交接的一代人,哪怕是娱乐消费的方式也是专一得如此趋同。在KTV里,我们嘶吼得都是五月天的《倔强》,纪念着刘德华的《十七岁》,品味着林志炫的《单身情歌》,回首着梁静茹的《分手快乐》,一转眼就是陈奕迅的《十年》,再后来就是别样BEYOND的《海阔天空》,这就是我们专属的KTV记忆。

那个时候我们这一代人的娱乐生活只有电影院、KTV以及熙熙攘攘的夜市烧烤摊,相对于父母他们那一辈人,我们成长中还算幸运的就是我们其实并没有感受过饥饿和贫穷,经济交接和改革开放让我们有机会接触到了外来娱乐文化的熏染,总算不是精神匮乏的时代了。

不过比起现在的90后和00后的电子消费年代,我们那个时候确实是因为消费娱乐形式的单一而趋同,不过正是因为这种大众趋同,那个年代里诞生了一大批至今依然活跃在乐坛的天皇巨星,而且经典歌曲层出不穷。现如今的孩子们娱乐消遣的方式太多太多了,多到他们都早已不愿意去唱歌了。这是典型的娱乐消费从单一想多元发展的趋势,这本是自然发展的规律,因为人们丰富的精神生活需求促生了这样的多元化。

于经济而言,娱乐消费向纵深发展是必然的现象,人们对于娱乐价值的定位也从单纯的个体消遣放松转型向个性化极强的自我觉醒需求。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里,人们不会像以前一样再固执地守着KTV这种群聚生活方式,因此KTV从时代的正中央褪去就如同夜市消亡一样,是一个时代留给这个行业最后的回响。

暗淡了的青春嗓音:KTV退潮后面是一代人的娱乐消费时代

实业行业的成本被推高是一种普遍现象

二、KTV里的年华在行业成本里老去

我上面提到过KTV最早起源于卡拉OK式的歌厅,那个时候的歌厅基本上是一个不怎么奢华的存在,其实就一个很简单的外厅唱台、一套音响和桌椅板凳,撑死了也就是多加一点舞台灯光,这些零零整整的设备在现在看来就是只能用简陋二字来形容,可即使是这样的成本投入,那个时候你要是能开一间卡拉OK是非常了不得的大老板了,因为新奇和时髦基本上所有人的眼光都被这种新东西所吸引,在卡式磁带流行的年代,电子演唱设备是很难弄到的,而且那个时候也称不上是合法的买卖,正因为如此难得,人们基本上为了满足内心中普遍的歌唱情怀都会去消费,所以在卡拉OK的年代是十分赚钱的买卖。

后来发展到了KTV,一开始的时候和卡拉OK的唯一区别不过是多了一个个单间的小包厢,整个经营场所还是很狭小的,设备依然是老旧的音响,也谈不上什么歌唱的良好体验,只不过增加了朋友群聚时的私密空间而已。因为固定场地需要装修的因素,这个时候的成本虽然有所扩大,但依然因为人们的趋之若鹜和供不应求而收获颇丰。

再后来就有了量贩式KTV和大型的酒吧式KTV,这种形式的业态基本上需要相当大型的娱乐场所,人们也开始追求更好的演唱效果和娱乐体验,这个地方开始附带很多的额外功能,比如餐饮和酒水服务,而场地上装修更加豪华和奢侈,多半的成本都需要很长时间去周转回收,而恰好又赶上我们这批唯一的怀旧80后尾巴,KTV至此成本大增,行业同质化竞争极度激烈,靠着不断升级设备去挽留顾客的存在,形成供过于求的局面,逐步走向供应末端。

娱乐消遣行业是有特定法则的,由于消费群体相对固化,而又时代特征明显,用拉长行业回收成本的方式去守这一批年华老去的特殊消费群体,实际上至造就KTV行业整体没落的一个根本原因。没有了终端支撑,基本上也就断绝了这个行业发展的根基,再想赶上时代的变化已然是不可能了。

暗淡了的青春嗓音:KTV退潮后面是一代人的娱乐消费时代

歌曲版权收费或是最后一根稻草

三、版权收费是压倒KTV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实KTV在几年前尚且没有真正意义上感受到寒冬,一方面得益于经济环境依旧较为良好,人们对于娱乐消费的支出还是很大,尤其是我们80后尾巴这批人刚刚进入社会,还不知道生活艰难和赚钱不易,那个时候依然延续这大学时的习惯,隔三差五相约一聚也是常态,不愁人生疾苦,只取一醉方休。

可是后来结婚孩子以及赡养老人的压力接踵而至之后,生活就只剩下忙不完的加班和操不完的心,加上这两年经济相对比较困难,因此多余的娱乐消费项目基本被排除在现实生活之外了,毕竟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消费端的萎靡固然可怕,其实对于KTV而言最后一根稻草实际上是前两年开始的版权收费和盗版究责风向地转变,这大大增加了经营KTV的法律风险和额外成本支出。因为过去的量贩式KTV从来没有什么版权概念,经营过程中所采用的歌曲大部分都来自于互联网平台,成本几乎于免费享受,这种红利效应极大得有利于行业的内容扩张,可是一旦版权收费时代来临,这对于KTV的行业经营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叠量打击,这种背景之下传统属性极强的KTV商业模式无法和互联网的线上嗨歌模式去比拼,造成大量的经营者不得不提前关闭掉生意。

消费者流失,成本剧增,这成了KTV真正的阿喀琉斯之踵。没有了行业支撑的技术基础,想要用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再去赚消费者的钱显然是不可能了,要么你付费经营,要么选择下架歌曲,否则就且等着工商部门来找你吧,这就像是掩耳盗铃的小偷,最终是自欺欺人而已。

暗淡了的青春嗓音:KTV退潮后面是一代人的娱乐消费时代

消费收缩下的娱乐消遣,辉煌不再!

四、歌唱依旧,只是人流不再

当然啦,KTV里依旧有歌声,只是中气不足而显得老气横秋,这是这个行业渐渐走向下坡路的表现。其实人们依旧爱听歌,爱唱歌,只是再也不是去KTV里唱了,互联网时代歌曲的传播速度也早已不再局限于一个小小的KTV,小到移动客户端,大到演唱会遍地都是,人们喜爱歌星也不再受地域和时间的限制,这是整个时代给KTV行业定制的最终剧本。

剧中人物再也是以你为中心了,也就宣示着没落得连人气都没有是一个越走越窄的葫芦口,最后也就是比谁跑得快。早些年人们还没有意识到互联网时代给生活带来的变化如此巨大,以至于就连消遣娱乐都会被改变业态。曾经一时大江南北红遍的青春圣地就这样陷入了一种赶不上火车的感觉,追不上前面的,留不住后面的,驻足的人流越来越少,就连柜台里的啤酒都不敢如同过去那般高价了。

消费行业其实最根本的还是需要一定的终端支撑的,总不能想金融口号一样摸不见看不着,那样的话生意怎么做呢?现在的情况是日薄西山,压缩成本还是干脆转型面向新模式?其实开源节流都不好做,考虑到这个行业和百货一样需要巨额的租金、设备以及人力维护成本,压缩运营成本无疑就等于更冷清的人气和更差的消费体验,那样在同质化竞争下无异于自寻死路。而另一个方面想要开源的话其实也不简单,这种就有的娱乐消费方式想要和线上结合的方式推广其实效果并不好,就跟我上面说得一样,这是一个有特殊消费群体的产业,线上的模式也无非是促销和做品牌宣传,这一块一方面要增加成本,同时还要考虑到人群接不接受的因素,因此这些都是弄不好要雪上加霜的运作。

不过有一种方式倒是可以一试,那就是在现有的流量基础上增加新的商品赋能,不如除了传统的服务外,可以考虑增加一些年轻人能够接受的新生事物,比如独特的包厢游戏演唱体验馆,又或者小的个人演唱会录制等模式倒是可以从额外的方面吸引年轻人们的驻足。

暗淡了的青春嗓音:KTV退潮后面是一代人的娱乐消费时代

冷清之下,走向何方?

五、从繁华到冷清,曾经的娱乐王者一去不回头了

上面的办法虽然注定无法挽回KTV这个行业的现状,但起码能够有一些新的转变,不至于一下子就会进入剧终模式。从繁华到冷清,这个行业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也许这是时代进步的意义,老旧总归经典,但经典永远是活在过去的。

也许偶尔怀念自己的记忆了,可以再去回归一次原点,只是把下酒菜当做家常菜确实是再也不能了。当下这个社会的人们对于时间是很吝啬的,急着挣钱,急着成就,急着你死我活,娱乐消遣对于我们寻常人来说,不过是生活的调味剂,在你饿着肚子的时候,你会毫不犹豫把它抛掉,这其实也很符合经济的成本规律。

人们总是会在压缩消费成本的时候看到一些无关生存价值的东西,只有仓廪实而后知礼节,文化娱乐依然属于锦上添花一项,如今大的经济环境不好,也难怪会第一个牵连到这个可有可无的行业。

曾经记忆里的娱乐王者今不如昔了,我也不知道我这个音律五音不全的人还会不会去光顾这个我心中依然念念不忘的青春圣地,但总感觉KTV这种生活方式的确已经不再适合这个时代了。

暗淡了的青春嗓音:KTV退潮后面是一代人的娱乐消费时代

KTV经典,一首唱不完的“光辉岁月”

六、一首唱不完的“光辉岁月”

一首光辉岁月,我从小学唱到现在,每次去KTV我都只会唱BEYOND的歌,总觉得黄家驹的遗憾就好像留在我的生命岁月里抹不掉也擦不去。可是再回首这首唱不完的“光辉岁月”,突然多了一丝的感伤,也许任何事情都有一个消散的过程,哪怕是最温情的情感和记忆。

KTV于我们的整个经济大转型而言,也许只是一个小小的缩影,印证得是时代的进步需求和不同的消费进步。但无论怎么说,它都是我们80后一代人记忆里永远唱不完的“光辉岁月”,即使是退潮依然可以作为我们光阴故事里的一部分,永不褪色!!!

暗淡了的青春嗓音:KTV退潮后面是一代人的娱乐消费时代

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打赏作者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返回顶部